摘要:生活的目的是奋斗,不是成功;是长进,不是满足。保持着你们的生活,使他永新;保持着你们的精神,使他永新;本着这个永新的精神,来应付这人生一切的问题,从事于我们的创造的生活。

张伯苓:教育家

  奋斗即是生活的方法

近几个月以来,我对于公众聚会,可以辞脱的总辞脱,因为我连月来都在解决零星片段的问题,心思也就不能联络一贯,说出话来恐怕也没甚意义,所以我不愿参加聚会演说。但有几次不能辞脱,不可不去说几句话的,如同在津的出校同学上次在国民饭店春宴,到的人数很多,主席马千里先生要我演讲,我就用了十分钟的功夫,谈了一会儿话;春假的时候,北京的南开同学会在京会宴,主席也叫我作了十五分钟的谈话。这两次的谈话,意旨都是一样的,不过字句间有不同。这两次谈话时间都很短,不能畅所欲言。我本想用几天的功夫,将那番谈话的意旨演绎出来,和你们谈谈;但这几天我仍然在解决着片段的问题,直到今天早晨,才抽暇想了一想,现在就和你们说。

我谈话意旨的大概是奋斗即是快乐,或者说奋斗即是生活的方法。当时在座的出校同学,都是已经脱离学校,在社会上寻生活的。他们既然在各界任事,顺逆也有不同,但是,假若一遇到逆意困难的事就精神颓丧,不高兴,那么,作事的能力也就一天一天减少,生活还有什么趣味。所以我对他们说:“处世要有奋斗精神,要抱乐观态度。失败了,再继续着奋斗。我们并不是决一死战,一次失败,就永远失败了,没有进取的机会。我们应当仍然向前干去,努力,奋斗。即使偶尔侥幸胜了,也不要以此自骄自满,仍然本着奋斗的精神,向前途努力。但是还有一样很紧要的,就是抱乐观态度,不要对于生活和环境发生厌倦。比如你家庭中天天见面的陈设,年年如此,丝毫不改,久后就怕生厌了;那么,你何不将陈设的地位改换一下,或者加些油漆,不也就焕然一新了么。讲个笑话吧,诸位结婚都已多年了,假如对于诸位的夫人感着太熟习,太平凡了,那么,何不给她做件新的衣服穿穿,不也就换了个样儿么。人的生活能够永新,他的精神也就永新,而他对于奋斗,也就自然感着兴趣了”。

我这番话,你们也许不懂;这因为你们还年青,还没有经验。在京的出校同学,大多都是四十岁内外了,他们踏进社会,已有十几二十年,并且现在都有职业,也经过些艰难困苦,我看他们都能了解我的意旨。他们在校的时候,我也曾和你们现在谈话一样和他们谈话,这次不过是在他们在人生的旅程的中途,我再提醒他们一句罢了。你们将来也是要走向人生的大道上去的,那么我何不现在就告诉你们,保持着你们的生活,使他永新;保持着你们的精神,使他永新;本着这个永新的精神,来应付这人生一切的问题呢。

我总以为,世界上的一切是人造的。我们的生活是创造的生活。我们应该本着奋斗的精神,创造一切,解决一切。能够如此,你才能对于生活发生兴味。否则虽然你年龄幼稚,而你的精神却已衰老了。我们更不应该对于现在感着满足,因为我们生活的目的是奋斗,不是成功;是长进,不是满足。我们能说,我们只要长进到某一地位,奋斗到某一步骤就行吗?我小时候曾见一富家子弟,那时他已二十多岁了,染了吸鸦片的嗜好,每天睡到下午五时才起身,冬天披了重裘还嫌冷。这种生活岂不是受罪吗?那来的快乐!我那时批评他是没福享受,现在看来,原是他自己不能奋斗,而考察他不能奋斗的原因,却是他家富有,他对于当时的生活已感着满足,不想再上进。如此看来,多财的确是消磨青年人志气的大原因。青年志气一消磨,对于生活觉不出兴趣,事事都觉着呆板、单调,对于年年的花发,日夕的风雨,都怀着厌倦,那生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倒不如自杀了。其实,生活是那么无意义吗?是那么困难而枯燥吗?那却不然,只是他自己的没有志气,精神颓丧罢了。

那末,怎么可以使我们感着生活的兴趣呢?唯一的答案,就是奋斗!我们须放大眼光,勿对于一己的利害,患得患失。我们应做有益于群众的事业。侥幸胜了,不足为喜,因为我们的目的只在一辈子的奋斗,而不在一时的胜利。假如败了,也不要失望,因为失望能使你精神颓丧,减少你奋进的勇气。有人批评我是苦命的牛,要拖一辈子的车。不错,让我拖一辈子的车,这就是我的希望,这就是我生活的目的。

近百年来,科学发达,知道人类是逐渐演进的。那么,我们的生活,当然要永远向前进步。我们应该认定:不断地长进,是我们生活的目的;永远地奋斗,是我们生活的方法。我们绝对不能故步自封,安于现状。我们须本着奋斗的精神,采取乐观的态度,从事于我们的创造的生活。

(本文是张伯苓在南开学校高中集会上的演讲,由张志基追记。)

本文来源:《南开周刊》1925年第121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