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目漱石:【日】作家

摘要:洞穴上下,骤然沸腾了。他们并没有消失在黑暗之中,他们在黑暗里做着温暖的希腊之梦。

 

暖    梦

  风撞在高大的建筑上,无法自由地通过,立即如闪电般转弯,从电光上头斜斜地向铺路石上刮过来。我一边走,一边用右手按住头上的礼帽。前面有一个等待客人的马车夫。我看到他从车座上正向这边瞧。我手不离开礼帽,没等我调整好姿势,他就忙不迭对我竖起了食指。意思是:
  “坐不坐马车?”
  我没有坐他的车。于是,那车夫右手握紧拳头,用力击打起前胸来。即便相隔五六米远,我也听到了“咚咚”的响声。伦敦的马车夫都是用这种办法温暖自己的手。我回头看看那位车夫,结实的破帽子下,露出一头厚厚的霜雪般的头发。他穿着似乎用毛毡补的黄褐色的粗毛外套,抬起右边的胳膊肘儿,同肩膀保持水平,“咚咚咚”一个劲儿击打胸脯。完全是一种机器式的运动。我又迈动了脚步。
  路上的行人你追我赶,就连妇女也不甘后人。她们轻轻挽起背后的裙裾,任凭高跟鞋响亮地敲打着石板路,一点不怕折断鞋后跟儿。仔细一看,每一张面子,都是一副紧张的表情。男的直视前方,女的目不转睛,朝着自己要去的方向,径直朝前狂奔。此时,人人紧闭着嘴,深锁着眉,高耸着鼻梁,尽量拉长着脸。双脚沿着一条直线只管向前跨去。瞧他们的态度,仿佛道路已经不堪行走,户外也不可久留,要是不尽早隐蔽于屋檐下,就会成为终生的耻辱。
  我懒懒地走着,不由觉得这个城市很难居住很难抬头仰望,广阔的天空不知自哪朝哪代开始被切割成块儿,左右悬崖般高耸的楼宇,露出一条细长的带子,从东方扯到西方。这条带子的颜色,早晨呈青灰色,然后次第变成茶褐色。建筑物本来就是青灰色,在和暖的阳光照射下,倦怠非常,毫不客气地拥塞于两侧。广阔的土地化作逼仄谷底的日影,高渺的阳光仿佛射不到地面,只得堆积于二楼、三楼,或三楼以上的四楼。人小如蚁,底层部分黑压压一片,在严寒中往来不绝。我也是黑黑的、缓缓蠕动的一分子。被山谷挟持而走投无路的风,打这里穿过,几乎要把黑暗的谷底猝然攫起。黑压压的一群犹如漏网的杂鱼,蓦地向四面八方扩散。动作迟钝的我,也被风吹得前仰后合,抱头逃回家中。
  转了好几道回廊,爬了两子座楼梯,看到一扇安装弹簧的大门。沉重的身躯一旦稍稍靠在门扉上,就毫无声响地滑入了gallery。下边光明耀眼,回头一看,不知何时,大门已经紧闭,所居之处,春光烂漫。我老半天缓不过神来,一个劲儿眨巴着眼睛。于是,我向左右张望,左右人山人海。然而,大家都鸦雀无声。看起来,脸上的筋肉也都彻底放松下来。人们虽然肩并肩挤作一团,但丝毫不以为苦,互相显得十分和谐。我举首仰望,穹庐般广大的天棚色彩绚丽,耀目生辉,鲜艳的金箔灿烂辉煌,令人感奋。我再向前看,前面都是栏杆,除了栏杆没有别的东西。有个巨大的洞穴。我走到栏杆近旁,伸着粗短的脖颈向洞穴里窥探。遥远的下边,挤满了绘画一般的小人儿。人数很多,但历历在目。这就是所谓“人海”。白、黑、黄、绿、紫、红,一切明丽的色彩,宛若大海里的波浪,簇然聚合在一起,于遥远的底层,排列成五彩的鳞片,既渺小又鲜艳,缓缓蠕动。
  此时,这些蠕动的东西猝然消失了,自广大的天棚至遥远的谷底立即暗了下来。过去的数千名活物葬身于黑暗中,听不见任何人的声息。广大的黑暗,仿佛没有一个人存在,无影无形,一派死寂。正在这时,遥远的谷底正面的一部分,被切割成四方的洞,好似由黑暗里浮出来,不知不觉出现了薄明。起初,原以为是黑暗的不同的段落,然而却次第脱离了黑暗。当我意识到沐浴在柔和的光线之中的时候,我从雾一般光线的深处,看到一种不透明的颜色。那颜色是黄、紫、蓝。不一会儿,其中的黄色和紫色开始动了。我强忍两眼视神经的疲劳,一眨不眨地凝视着那运动的东西。眼底的雾霭蓦地晴明了。远方,和煦的阳光照耀着海面,身穿黄上衣的美男和身穿紫衣、长袖拖曳的美女,坐在青草地上,清晰可睹。当那女子坐在橄榄树下大理石长椅上的时候,那男子站在长椅旁,从上面俯视着女子。其时,随着拂拂吹来的温暖的南风,一种祥和的乐音,纤细而悠长,掠过遥远的波面荡漾而来。
  洞穴上下,骤然沸腾了。他们并没有消失在黑暗之中,他们在黑暗里做着温暖的希腊之梦。
  本文来源:《暖梦》,花城出版社2014年版。